整个社会因为钢铁生产造成的污染排放也会大幅下降,包钢以前从未向白俄罗斯出口过任何钢材

  从生态环境部发布的中国空气质量改善报告看,我国大气污染治理任重道远。曾经作为重污染行业的钢铁业也在关注着“减排”。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生产国,粗钢产量约占世界总产量的一半。巨大的产量也带来了巨大的污染,据测算,2017年钢铁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颗粒物排放量分别占全国排放总量的7%、10%、20%左右。  对此,今年4月,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要求全国的钢铁企业逐步改造,大幅降低排放水平。一个多月过去了,钢铁企业都有哪些行动?央视财经到江苏、河北等地进行了调查。  钢铁业“超低排放”在行动    在南京钢铁公司,见到了负责燃料供应的徐兴福。他告诉,南钢的煤炭储备常年在十万吨以上,而这些煤炭此前一直都是露天堆放的,不过今年8月底,厂里的20个煤筒仓就要全面投入使用了。      南京钢铁联合有限公司燃料供应厂厂长助理徐兴福:我们原来项目配套建设的料仓是露天堆放,容易造成粉尘,对周边环境有影响。将来项目建成以后,所有的陆地堆放的物料将全部转移到煤筒仓里面进行堆放。    为了达到高炉全封闭、炼钢厂房全封闭、料棚全封闭的目标,南京钢铁公司的每一个生产环节几乎都在改造升级。企业负责人表示,这次计划在超低排放改造方面投入40亿元,虽然新发布的超低排放《意见》并没有强制性,但这样的投入,关乎企业的生死。    南京钢铁联合有限公司副总裁朱平:江苏现在在环保管控方面也不搞一刀切。基本上也是如果企业环保管得比较好,达到超低排放也是可以实现豁免或者减少停产。    在环保要求更为严格的京津冀地区,来到了河钢集团邯钢公司的厂区,经过改造,这里看上去更像是一个钢铁花园。而新的脱硫脱硝技术,已经把烧结机的实时排放指标,降到了很低。      河钢邯钢环保能源部部长于敬校:比如二氧化硫,目前1号烧结机二氧化硫入口排放是1100多毫克/标准立方米,实时排放是3.0毫克/标准立方米。目前国家标准是180毫克/标准立方米,超低排放标准是35毫克/标准立方米,我们的水平已经达到了国家超低排放的标准。  于敬校告诉,以二氧化硫为例,“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意见”的要求,排放量不到过去的5分之一。这对企业的硬件设施和运营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吨钢成本上涨超百元成本压力倒逼企业转型升级  对于钢铁企业来说,环保标准的提高,就意味着企业成本的上涨。那么,钢企又该如何应对发展带来的阵痛呢?    在采访中了解到,按照“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意见”的要求,企业不仅需要在前期投入重金升级设备,后期还需要投入更多的运营费用。这使得钢铁的环保成本,从过去的每吨100多元,上升到每吨250元左右。不少钢铁企业负责人坦言,这让他们感到了一定的经营压力。    南京钢铁联合有限公司副总裁朱平:投入以后,环保的运行成本是要上升的。  在采访中发现,一些企业已经开始通过节能减排和产品结构调整,应对成本的上升。      德龙钢铁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国旗:成本很高,现在我们通过循环经济节能减排,我们目前的自发电率达到70%以上,这样能把我们的环保投入往回找补一下。    河钢邯钢邯宝冷轧厂厂长李耀强:从过去我们生产一些建材,逐步现在生产到钢铁的一些精品,包括汽车的面板、家电面板的生产提高了产品的档次。    业内专家表示,超低排放的压力,正在倒逼钢铁企业的转型升级。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环保成本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会增加企业的困难,但是通过高水平的技术改造,包括我们最后的智能制造,大幅度提高我们的生产效率,通过降低成本,我个人认为能够弥补增加的成本。  “超低排放”让钢铁产业更加“绿色”  在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中,明确了,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的钢铁生产企业,60%左右产能要尽力完成改造;到2025年底前,这一数字要达到80%以上。那么,改造之后,究竟会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对钢铁行业又有哪些影响呢?    据相关机构测算,到2025年,“超低排放”相关任务完成后,将带动钢铁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排放量分别削减61%、59%和81%。    而不仅是钢铁企业,整个社会因为钢铁生产造成的污染排放也会大幅下降。一些重点区域,如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排放总量,将在目前的基础上分别削减14%、18%、21%。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对于超低排放,我也想强调它不是简单的点,它是整个面,是全过程、全方位、全覆盖、全流程,是整个钢铁的生产过程。  业内专家表示,超低排放改造,实际上提高了企业的生产门槛。一些中小钢铁企业将逐步退出市场,钢铁行业或将开始新一轮的兼并重组。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我并不担心一些企业由于达不到环保要求,退出市场,会给钢材市场带来冲击。中国钢铁的产能足够满足国内需求。

  近亿吨级的钢企巨无霸呼之欲出。  2019年6月2日,关于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宝武”)并购马钢(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马钢集团”)的“靴子”终于落地了。当天,马钢股份(600808.SH)发布晚间公告称,中国宝武对马钢集团实施重组,安徽省国资委将马钢集团51%股权无偿划转至中国宝武。  “中国宝武收购马钢集团之后,作为被控股公司,我们从省属国有企业变成央企了,提升了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对我们来说是利好。”马钢股份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表示,中国宝武收购马钢集团之后,间接控制马钢股份45.54%的股份,成为马钢股份的间接控股股东。马钢股份的实控人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不过,直接股东保持不变,仍为马钢集团。  据了解,中国宝武并购马钢集团之后,资产规模将超过8000亿元,未来粗钢产能有望接近亿吨。  对此,仝琳向表示,钢企兼并重组是行业发展趋势,通过近两年市场化、法制化的手段已经化解了超过1亿吨的落后产能,已经为钢企兼并重组奠定了基础。仝琳判断未来钢铁企业将进入“大钢企时代”,会形成十个左右的大钢企,竞逐国际市场。  并购后产能居世界第二  根据马钢股份公告,中国宝武对马钢集团实施重组,安徽省国资委将马钢集团51%股权无偿划转至中国宝武。通过本次收购,中国宝武将直接持有马钢集团51%的股权,并通过马钢集团间接控制马钢股份45.54%的股份,并成为马钢股份的间接控股股东。  “收购马钢已经在业内传了很长时间,这次是尘埃落定。”一位中国宝武管理层人士向表示,在宝钢集团与武钢集团合并之后,一份中国宝武发展规划(2016~2021)的文件材料显示,在2019~2021年间,中国宝武钢铁产能要提升至8000万吨至1亿吨。收购马钢集团之后,产能将超过8000万吨,但是距离1亿吨还有距离,也就是说不排除未来还会再并购一些产能。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宝武是由宝钢集团与武钢集团合并而来。在合并之前,即2015年,宝钢集团的粗钢产量为3493.8万吨,仅次于河钢集团,全国排名第二;武钢集团产量为2577.6万吨,全国排名第六。合并之后,中国宝武产量超过6071.4万吨,紧追世界排名第一的安赛乐米塔尔,后者2015年粗钢产量为9713.6万吨。  中国宝武与马钢集团均属于千万吨级以上的大型钢铁集团。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宝武和马钢集团粗钢产量分别为6742.94万吨和1964.19万吨,合计达到8707.13万吨。这意味着在产能方面再进一步增量,就能与安赛乐米塔尔并驾齐驱。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9713.6万吨的数据是安赛乐米塔尔2015年时的粗钢产量,其近年来也曾出手并购钢铁产能。其中,距今最近的一起并购于2018年9月份,安赛乐米塔尔对埃莎钢铁的并购,前者将竞标报价提高至4200亿卢比(58.3亿美元),该价格高于竞争对手俄罗斯VTB集团旗下Numetal公司3700亿卢比(51.4亿美元)的出价。据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安赛乐米塔尔的钢铁产量为1.3亿吨,约占世界钢铁产量10%。  “在钢铁行业,越大就越具有‘话语权’,也就越赚钱,例如中国宝武目前就是国内最赚钱的钢铁企业。”西北某大型钢企负责人张强(化名)告诉,截至2018年底,中国宝武总产值为7118亿元,净资产为3608亿元,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4398亿元,实现净利润338亿元,这是国内其他钢企无法相比的。  “紧随钢铁世界第一的安赛乐米塔尔,中国宝武与马钢合并不仅仅是钢铁产能得到提升,也增强了中国宝武国际竞争力,这也符合中央制定的要把央企做大做强的行动方针。”上述钢企负责人如是表示。  或迎来兼并重组潮  兼并重组不仅仅是“大钢企时代”的必经之路,也曾被认为是去产能的重要推手。  2016年,经国务院批准,宝钢、武钢实施联合重组,新成立中国宝武,打造钢铁领域世界级的技术创新、产业投资和资本运营平台,形成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现在看来宝钢、武钢之间的合并是成功的。  事实上,关于钢企兼并重组曾被多次提及。早在2017年,国家发改委在煤炭去产能实施方案提出的时候,就有业内人士指出,钢铁行业的兼并重组力度或比煤炭行业更大。  根据《钢铁行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的要求,立足现有龙头企业实施整合以及推动建设国家技术创新示范钢铁企业,支持以钢铁为主导产业的国家新型工业化示范基地建设。  另外,据2016年9月国务院发布,针对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46号文件设定的总目标,2025年,钢铁产业产量的60%至70%将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团内,其中8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3家至4家、4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家至8家。  如果依照上述要求,目前8000万吨级以上的仅有中国宝武,也就是说该级别的钢企还差2到3家,因此,中国宝武扩围只是一个开始。  相对于央企之间的合并,河北、江苏、山西等多地曾相继出台钢铁行业发展相关规划目标。其中,截至2020年,河北省钢铁企业将形成“2310”产业格局,包括2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3家地方实力企业,10家特色钢企;江苏积极形成“134”格局;山西计划从目前的27家减少至10家;四川力争建成影响力大、竞争力强的千万吨级骨干钢铁集团,总产值达3500亿元。  仝琳向表示,钢铁行业具有周期性,几年来,随着供给侧改革政策红利提振钢材市场,使得钢铁企业负债大幅度下降,这为企业兼并重组提供了温床,而《规划》着力要求在“十三五”期间内完善钢铁布局调整格局以及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为企业兼并重组提供了契机。同时,市场机制作用下,从2016年开始,钢铁价格稳中向好,钢铁企业也借势赚了个钵满盆满,这为钢铁行业兼并重组提供了强大的资金支持。  “曾经有很多人质疑过宝武合并,认为一旦市场发生变化,船大难掉头,但是现在看来却恰恰相反,宝武之间的合并是成功的,为国内钢企合并提供了借鉴的样本。”张强向表示,世界钢铁看中国,中国钢铁看合并,目前我国仍然是市场上最大的钢铁生产国,但是我国钢铁是大而不强。  张强解释称,之所以说大而不强,是因为我国钢铁在特钢方面还有待于提升,例如航母等一些高端特钢,目前的技术仍然是日本、美国、俄罗斯等少数国家掌握,我国的钢铁技术还有待于提升。其主要原因是我国钢企大多只看重基础建设对粗钢的需求,忽视了对高端钢材长期研发投入。  进入“大钢企时代”之后,例如宝武之间的合并国内将诞生少数“巨无霸”钢企,这些钢企会对重组之前的钢企重新进行定位,避免区域内之间的竞争。比如说,合并之后,有专门生产粗钢的,有专门生产特钢的,当然也有专门搞研发的,从而增强了国内钢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张强认为,在钢企行业不管是央企、国企或者是民营企业,兼并重组都是必经之路。

  中新网包头6月5日电 (
李爱平)6月5日从包头钢铁集团公司(简称包钢)获悉,近日,该公司下辖的国贸公司首次向白俄罗斯出口钢材2000吨,助力当地大型基建项目。  官方消息指,此次共出口2000吨H型钢和中厚板的订单,目前全部完成交货。  中新网了解到,包钢以前从未向白俄罗斯出口过任何钢材,这次向白俄罗斯出口钢材意义重大。一方面在白俄罗斯树立了包钢的品牌形象,在白俄罗斯乃至整个俄语区加强了包钢产品的影响力,进一步拓展了销售半径;另一方面,这也是包钢首次以钢结构成品的形式直接对接白俄罗斯的大型基建项目。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