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衣物回收存在监管空白  旧衣回收,分析师基于在各市场中奢侈品牌的表现进行分类

这样的旧衣回收箱在台江多个小区里摆放着。  据福州日报报道,近日,有网友在微博、微信上反映,福州一些小区出现“旧衣服回收箱”。对此,有网友认为,这是变废为宝的好方法,但也有网友担心这些旧衣服会流入市场。记者调查了解到,这些旧衣回收箱是由民间团队设置的,目前还没有部门对其进行监管。  旧衣回收箱现身多个小区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上海新苑,在小区门口,标注“旧衣服回收”的绿色箱子格外引人注目。这个大箱子高约1.8米,通过箱子上方的口子,可把旧服装、家纺用品及箱包鞋帽等放进去。而打开箱体下方的锁,就可取出衣物。  居民刘先生说,箱子是半年前设置的,有人会不定期来收里面的旧衣服,但之后怎么处理不清楚。记者注意到,回收箱上并没有标注设立单位,对旧衣物回收之后的去处也没有说明。  记者了解到,除上海新苑外,群升国际、群众新村、书香大地等小区也设置了旧衣物回收箱。  网友担心旧衣流入二手市场  这些旧衣服回收箱到底是谁放置的呢?  记者辗转了解到,管理这些旧衣服回收箱的是一个专门的团队。记者联系该团队负责清运工作的薛先生。薛先生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团队有十几人,主要做旧衣服回收工作,“目前团队正在有关部门办理注册手续”。  “大部分旧衣物是可以进行回收再利用的,减轻环保压力。”薛先生说,目前团队已在台江部分小区投放100多个旧衣物回收箱,计划年底在全市全面展开,“但目前回收回来的衣物数量较少”。  对于旧衣物的去向,薛先生解释说,回收回来的衣物,部分经过清洗和消毒后捐赠给贫困地区,不适合捐送的,他们会进行分类,作为工业用布的原材料。  对于有的网友提出“是否会流入二手成衣市场”的质疑,薛先生表示:“不会的,我敢保证,我们问心无愧。”但同时他也坦言,并没有相关部门对他们的旧衣物回收进行监管。  旧衣物回收存在监管空白  旧衣回收,是否应该进行登记备案?记者就此采访了福州市慈善总会,该会工作人员表示:“暂没有收到相关旧衣回收行为的备案。”  “旧衣回收市场正在逐步形成,在监管上还属于空白。”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要使旧衣回收市场规范化,还需要非政府组织和政府部门一起探讨和摸索。  如何保证这些回收的旧衣物能“变废为宝”,而不是进行二次销售呢?记者就此采访了福州大学社会学教授牛康。牛康表示,旧衣服回收工作应该交由一些在工商部门备案的、有资质的企业或团体进行。  “回收方应该对回收的衣物进行编号,让大家可以在网上查到流向信息。”牛康建议,回收方不仅要对回收物品的来源和去向进行追踪,还要对回收方的组织和行为进行公示。同时,牛教授也表示,相关部门要对回收过程和去向进行监管,“对不符合要求的回收单位进行取缔”。

近日,国家质检总局批复天津检验检疫局关于筹建“国家质检总局工业产品儿童安全检测区域性中心实验室(天津)”的申请,天津将新添一个工业产品儿童安全检测区域性中心实验室。建成后,该实验室将成为天津市乃至我国北方地区第一个专业从事工业产品儿童安全检测的综合实验室。  根据建设计划,筹建的工业产品儿童安全检测区域性中心实验室隶属于天津检验检疫局工业产品安全技术中心,将主要有针对性地开展儿童安全性能检验检测及标准化研究,具体检测项目包括对儿童用品(包括儿童纸尿裤、儿童服装及饰品、儿童纺织品等九大部分日常儿童用品)、儿童接触类工业产品、功能性工业品、儿童产品原辅料及包装等的物理机械性能、结构安全性、易燃性、可迁移元素、甲醛等有害元素含量等80余项内容进行检测。此外,实验室还将开展工业产品儿童安全性能评估。

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日前发布的全球零售发展指数报告显示,尽管早前亚洲曾经历过经济衰退,但他仍将在洲际范围内取得最佳表现。科尔尼公司的合作伙伴Mike
Moriarty称,“由于中东、拉丁美洲和俄罗斯的经济动荡,导致过去一年内,企业会以更谨慎的态度在这些发展中市场进行扩张。然而,零售商们对新兴市场持有长久的看法,他们不会退出市场,而会更加有针对性地选择增长领域进行投资,比如亚洲市场的电商领域。”  本次调查报告是通过对全球新兴市场中的30个国家进行24个零售细分项和经济指标的分析研究所得。今年的报告还包括奢侈品牌的关注度分析,分析师基于在各市场中奢侈品牌的表现进行分类。  调查显示,亚洲地区正在经历强劲的电商浪潮。该地区的电商市场规模达到5250亿美元,超过北美的4830亿美元。报告称,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电商产品的革新,亚洲电商品牌营业额将以每年25%的增长速度向上攀升。在未来几年内,线上渠道将持续成为零售商的业务重点。  对于其他地区,社会经济波动一直是个关键问题。报告显示,在中东和拉丁美洲,社会动荡让品牌对在该地区进行国际扩张持谨慎态度,但同时,并不会有大量零售商退出该市场。报告指出,俄罗斯是一个例外,受“高政治风险”的影响,导致了许多品牌做出关店或者退出市场的决策,如阿迪达斯、特许经营商Maratex和Mexx等。  在整体排名中,分析师指出在未来7年内,中国零售市场预计将增长到8万亿美元,这将是美国的两倍。在中国,零售商们正在适应经济增长放缓的环境,并对市场份额和赢利能力做出战略性调整。2014年,市场领头品牌关闭的门店数大约200家,而在2013年,仅关闭35家。然而,奢侈品牌依然在坚持扩张的步伐,尽管有人认为中国政府打击腐败政策会抑制购买需求,但爱马仕已经在上海开设了全球第五家Maison
Hermès,而连卡佛也在成都开设了其在中国的第三家门店。  分析师指出零售商已经提升了他们对新兴市场的认知,并知道如何在“经济和政治形势动荡”的情况下运营业务。“对奢侈品牌而言,能进入新兴市场很重要,因为这些地区占全球奢侈品市场的30%。”科尔尼公司的合作伙伴Hana
Ben-Shabat说。  基于奢侈品牌的进驻情况,本次报告将国家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成熟市场”,有11~15个品牌进驻,而在该类别下的国家有:巴西、中国、科威特、马来西亚、卡塔尔、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第二类是“中间市场”,有6~10个品牌进驻,该类别下的国家包括:阿塞拜疆、哥伦比亚、约旦、哈萨克斯坦、墨西哥、印度、印度尼西亚、巴拿马和菲律宾;最后一类为“新兴奢侈品市场”,有5个品牌进驻,该类别下的国家包括:安哥拉、博茨瓦纳、智利、蒙古、尼日利亚、阿曼、秘鲁、斯里兰卡和乌拉圭。  报告指出,奢侈品牌的机会永远存在,但是只有经营策略适应了当地市场环境才能获得成功。中国和阿联酋这样的奢侈品市场风险会更低,但同时也会更看重竞争力。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